????须弥彦看着李不闲诉苦:“日子难过啊,你看我现在表面上风风光光,每天都有不少妙龄少女或是婀娜少妇络绎不绝的慕名前来,但你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坚信,我要周旋于那么多人之间,还要努力的记住她们分别送给了我什么礼物,真的太累了。”

????李不闲:“你死不死?”

????须弥彦:“你看你,能不能有些同情心。”

????李不闲:“早知道你这个德行我就不来了,老子以为你在这整天躲躲藏藏担惊受怕。”

????须弥彦:“确实担精受怕。”

????李不闲:“我觉得你这话里不是什么好意思。”

????须弥彦叹道:“你来了就好了。”

????李不闲:“我来了你是打算吃了我补补吗。”

????须弥彦道:“这样,以后你我分工,我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想好了,我在武馆里给你开一科杂学课,你就讲那些乱七八糟的故事就行,我应付不过来的全都推倒你那去上课,前三节课免费试听,但是要求那些孩子必须母亲陪同,兄嘚,用你的才学来征服她们。”

????李不闲:“我先回了......”

????就在这时候门外有弟子过来,俯身说道:“武备将军府大夫人求见。”

????须弥彦脸色一白:“就说我出去办事了尚未归来。”

????他看向李不闲:“兄弟,这次真的靠你了,这位大夫人是桑国督建水师的将军夫人,虽然她不是那么年轻了,但样貌很美身材也好,她的一言一行对那个将军承人知数影响极大,她的家族是桑国实力很强大的家族之一,甚至可以直接影响桑国皇帝英条泰的决定,她的大哥就是桑国宰相,她的弟弟是禁军将军其中一个,这个人暂时还不能得罪。”

????李不闲叹道:“你自己欠的债你自己去还。”

????须弥彦道:“她应该是已经知道了我和二夫人还有三夫人的事,我先躲躲,你帮我探探口风。”

????李不闲无奈点了点头:“反正就是瞎聊,我去就我去。”

????须弥彦把大夫人推给李不闲,他自己把房门一关蒙上被子睡觉,那位大夫人是武备将军府将军承人知数的原配,家族实力庞大,连承人知数都不敢轻易得罪她,更主要的是大夫人的家族算是桑国最富有的家族,这次筹建水师,她们家族贡献出来的钱财也最多,所以桑国皇帝英条泰对这个家族也是极为看重。

????须弥彦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往外看了看,天色都有些暗了,起来活动了一下,悄悄拉开门往外看了看,一眼就看到李不闲坐在他门口台阶上正在啜泣。

????是的,啜泣。

????须弥彦都懵了,过去在李不闲身边坐下来:“发生什么了?”

????李不闲看了他一眼,然后恨不得一口把须弥彦吞了,须弥彦吓得往后缩了缩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????李不闲长叹一声:“我长的不算帅对吧?我也不年轻了对吧,关键我还不是一个跟你似的看起来比较强壮的人对吧,我就是随便和她聊了聊,从音律聊到了一些鬼怪故事,又从鬼怪故事聊到了养生......她为什么就突然说觉得我很有风度?”

????须弥彦:“她不会是......”

????李不闲哇的一声哭了:“是!我被,我被强迫了.......”

????须弥彦过去拍打着李不闲的肩膀:“不哭不哭,乖,不哭......”

????李不闲擦了擦眼泪:“不过我倒是让她帮了个忙,我说我初来乍到哪儿都没有见过,想四处走走,她问我最想去什么地方,我没有直接回答,等以后有机会让她想办法把我带进水师里看看,你进水师也没什么用,以你的记忆力你又画不出来战船的形状和大致构造。”

????须弥彦叹道:“真是,难为你了。”

????李不闲忽然问了一句:“那个武备将军承人知数一共有几个老婆?”

????须弥彦回答:“三个啊。”

????李不闲楞了一下,叹息到:“我们算是把人家灭门了吧。”

????须弥彦想了想后摇头:“绿门。”

????李不闲叹道:“我们这样是不是会遭报应?”

????须弥彦道:“别想这些了,我带你出去转转,桑国这边最多的就是歌舞楼,我带你见识一下,真的是......别有一番风味,说是歌舞楼,但都不大,一间一间的房子,敞着门,可以随便进。”

????李不闲皱眉:“我隐隐约约的从你的话里听出来一些肾疼的味道。”

????须弥彦:“唉......你听出来的对。”

????一个月后,东疆。

????沈冷伸手从亲兵手里把信接过来,那是天机票号带回来的,大部分情报都是口信不怕被查,但这一封信不行,是天机票号的商船想尽办法才带回来的,躲过了桑国严密的盘查,可以说是凶险之极。

????沈冷把信打开,里边是厚厚的一沓信纸,都是图。

????“李不闲画的。”

????沈冷把这些信纸在桌子上铺开:“一共三十六张,大致画出来桑国新建水师的所有战船形状,还标明了数量......这种类似于咱们的伏波战船,比伏波战船窄一些短一些,但看得出来速度更快更灵活,名为七鬼,这种是他们大型战舰,与万钧几乎相当,名为酒吞,这种......就是龙龟。”

????沈冷把龙龟战舰的图纸放在近处仔细看了看:“龟甲船,咱们安阳船坞曾经想过打造这样的战船,说浅白些就是冲撞船的一种,坚固且沉重,但是直到现在我们的龟甲船也没有造出来,桑人从安阳船坞偷走了龟甲船的最初图纸,然后加以改造,但这张图纸只有外形,须弥彦他们想搞清楚内部构造应该也不可能有机会。”

????“外覆铁皮,龙龟之头就是撞角。”

????陈冉楞了一下:“你把龙字去掉再说一遍?”

????沈冷:“嗯?”

????陈冉:“把之字也去掉。”

????沈冷:“滚......”

????陈冉:“你怪我干嘛,那是你说的。”

????沈冷一脚踹在陈冉屁股上,陈冉笑着逃开,沈冷继续说道:“从须弥彦和李不闲打探来的情报来看,桑国人的舰队已经初具规模,和万钧相当的酒吞战舰已经有近百艘,这种级别的大海船一艘就可以运兵六百以上,还有数百艘七鬼,龙龟数十艘,再加上运兵船,桑国水师的规模已经比我们东海水师还要大。”

????沈冷微微皱眉:“桑人的速度很快了。”

????论战船数量,桑国水师已经超过了沈冷麾下的东海水师,如果把南海庄雍麾下的水师也算上的话,当然是大宁水师规模更庞大,可是可怕的地方在于,桑国人的战船都是针

????对大宁水师战船设计打造,他们花费重金从安阳船坞买通人弄去了不少图纸,可以说对大宁水师战舰的构造了如指掌,而大宁这边却对桑人战船的了解还局限在外形,如果不是有须弥彦和李不闲的话,连外形都不知道。

????“如果我们失去对大海的控制,沿岸所有百姓都会被桑人屠杀劫掠。”

????沈冷道:“立刻派人去安阳船坞,把所有图纸复画一份送过去,告诉他们,尽快想出办法......龙龟战船吃水线以下的部分看不到,这才是为什么那么沉重的船可以漂浮前进最重要的部分,须弥彦和李不闲都没能看到,不过有这样的图纸安阳船坞那边也该推测的出来才对,告诉他们,图纸送到一个月之后如果没有想到办法,安阳船坞就会死人。”

????陈冉立刻应了一声,吩咐人把图纸都再画一份,吩咐完之后看向沈冷:“桑人刚刚一统,国力远不如咱们大宁,况且水师是新建没有经过大战,是不是太高估他们了?”

????沈冷摇头:“永远不要低估桑人,他们比黑武人更懂得怎么打仗。”

????与此同时,桑国。

????水师大营,武备将军承人知数看了看面前的矢志弥恒,表情有些轻蔑:“你是在教我怎么练兵?别忘了,你身上还背着没有赎清的罪,如果不是陛下觉得你是可用之才,没把太子殿下从桑国接回来你就应该剖腹自杀才对,你居然还在我面前指指点点?”

????矢志弥恒皱眉:“我没有对将军大人指指点点,我是说将军这样散漫的练兵会贻误战机,宁人的可怕远比将军大人想象的要严重的多,想要击败宁人唯有出其不意,所以我们必须抓紧一切时间,我们现在浪费的时间都是将来勇士们的生命。”

????“矢志弥恒!”

????承人知数猛的站起来,刷地一声将佩刀抽出来:“你是说我练兵散漫?是说我辜负了陛下?”

????矢志弥恒起身,低下头:“我不敢指责将军大人,但如果再这样拖下去的话,宁人一旦有所准备,我们的突袭计划就会变成笑话。”

????“滚出去!”

????承人知数怒斥一声。

????矢志弥恒看了承人知数一眼,哼了一声,转身走出房间。

????承人知数将手里的佩刀摔在地上:“这个家伙太过分了,他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里,更让人气愤的是水师中的将军和士兵,全都觉得他才是水师的主将,听他的命令远过于听我的命令,别忘了我才是水师武备将军!”

????三夫人从屏风后边出来,忽然想到了须弥彦曾对她说过的话,须弥彦说,矢志弥恒这个人飞扬跋扈,如果任由他练兵拉拢人心的话,早晚武备将军大人都会被矢志弥恒架空,而且一旦将军死了,矢志弥恒就是最合适统领水师的人,他未必没有杀将军之心。

????三夫人想到这些,压低声音对承人知数说道:“要不然......把他除掉吧?”

????承人知数一怔,然后怒道:“你懂什么!”

????三夫人叹了口气:“我不懂兵法军阵,也不懂水师的事,可我在乎将军,将军没有杀矢志弥恒之心,万一矢志弥恒有心杀将军你再取而代之呢?”

????承人知数的脸色一变:“这......应该不可能。”

????三夫人凑近了说道:“如果将军想除掉矢志弥恒就要趁早,我倒是知道有个刀客,足可杀他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梅子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3books.com/book/896/1127/